Music

「沒有才能」返家鄉花蓮 洗淨迷惘 尋音樂初衷

By September 29, 2020 No Comments

「沒有才能」返家鄉花蓮 洗淨迷惘 尋音樂初衷  

《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》紀錄高三到大一從花蓮到台北求學的心情

西門町迴盪被路人關心是否迷路 烈日下花蓮沙灘來回奔跑  

收工後為期末考苦讀  體認學生歌手辛勞

 

 

高三時寫了熱門畢業歌《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》的「沒有才能」,為了這首收錄在新發行EP《烏鴉烏鴉》中的歌曲《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》,重回當時自製第一支MV的花蓮景點,相較於之前與同學們邊拍邊玩,這次「沒有才能」特地請來曾入圍金曲獎的JIZO執導,場景橫跨台北及花蓮,把「沒有才能」從花蓮到台北念書一年來的心情具體呈現在MV中。拍攝時正逢三人期末考週,白天上山下海拍攝,晚上回到房間立刻轉回學生身份埋首苦讀,深刻體驗到學生歌手的辛勞。

 

在花蓮長大的新人迷因饒舌團體「沒有才能」把離開家鄉到台北念書,把對未來的迷茫與想家的孤單心情寫成新歌《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》,這首純靜且溫柔的歌,編曲上以LoFi風格作為整首歌的取向,是「沒有才能」加盟華研國際後的第一首創作曲。他們特地將這首簽約後的第一首歌當作時光膠囊,放入首張EP《烏鴉烏鴉》中,提醒自己不管未來有多遠,都不要忘記當初喜愛音樂的那股悸動。

 

裴拓表示,「吵」有很多面向,台北很多時候對他們來說感覺人很多、資訊量很大,很多事情一直在身旁發生,但是又好像跟自己沒什麼太大關係,有一種生活沒有特定軌跡的感覺。他想寫這首歌是因為希望可以做一首在讀書時可以聽的音樂,能講出故事,並且安定心靈的音樂。若欣把高三時面臨升學壓力的痛苦寫進歌裡,希望透過歌曲告訴聽眾無論遇到課業或工作壓力,撐過去就好了。碩美覺得每個人都容易在人生過程中對未來感到迷惘害怕,對自己的表現不滿意,擔心自己沒法達成任何事情,第一句歌詞「死前不想一事無成就」就道盡了這種心情,也是整首歌的主題。

 

三人並透露,第一版《白歌》在去年八月就寫好了,經過多次修改,一直到今年才真正完成,「所以這首歌也等於是紀錄了我們從高三到大一這段時間的心情。我們在花蓮帶著迷茫的心情來台北念大學,在台北這個人來人往的地方感受著孤單,但最後我們回到了花蓮,重新找回了一開始的初衷。」他們更是把這首歌形容成可以洗淨一切的「水」,相信聽完這首歌可以讓人把所有的迷惘和困惑洗清,只留下堅定的信念。

 

《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》的MV也是依循這樣的概念來拍攝,一行人回到了家鄉花蓮,也重遊了學生時期自拍MV的景點。這次其實是「沒有才能」第一次正式拍攝的MV,一切對他們來說都很新鮮,對JIZO導演團隊的專業也很佩服。MV分別在台北和花蓮兩地拍攝。飾演主角的裴拓有一幕在台北西門町到處轉的戲份,演繹出在人來人往的台北裡,自己孤單一人的感覺,結果演得太自然,竟然真的被好心路人關心他是不是迷路了。

 

回到家鄉花蓮的拍攝內容則是完全不輕鬆,光是一幕在海邊奔跑嘻鬧的戲份,烈日下三個人來來回回跑了三四十次,手中用來拋向天空的筆記本都被拋到破爛了才完成。三人還換上高中制服,回到裴拓和碩美的母校花蓮高中,本想回味往事,沒想到學校正巧在施工,才離開一年,記憶中的場景就變了模樣,讓他們不免感到遺憾。收工後「沒有才能」也瞬間從歌手變回學生身份,即使白天拍攝相當疲憊,晚上還是打起精神為當時正在進行中的期末考K苦讀,蠟燭兩頭燒,十分辛苦。

 

《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》收錄在「沒有才能」的《烏鴉烏鴉》數位EP中,各大數位串流平台皆可聆聽,MV亦已於「沒有才能」官方YouTube頻道上線,歡迎觀賞。